Author Avatar

admin

0

Share post:

可柔很为情而苦。可柔觉得夫婿在感情上是个粗线条,生活上又是个指挥派,家里大小事都他说了算,而且还与丈夫志不同道不和。不知不觉人到中年,本来就一直这么过着,偏偏这时冒出了S君。

Traveler woman sits on retro suitcase and looks away on road

其实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。S君只不过是她工作中的上级。因为他重用了可柔,她很有点受宠的感觉。对比丈夫的说一不二,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可柔对S君升起“知遇之恩”,并以恩生爱,因此莫名地被情魔缠绕。

在张爱玲的小说中,当某女子爱上某男时,在他面前低低低低的,把自己降到尘埃里。可柔就是这样。

她很有自知之明,对方和自己都是中年人,有家室小孩。当然按照今天人的道德标准,波澜汹涌的感情,熊熊燃烧的烈火,要是硬跟他搞外遇,以解自己相思之渴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苦,也并非不可以。尽管韶华已逝,美人迟暮,但她仍犹存几分风韵。

然而,可柔不要作现代人,因为理智总会战胜情感。尽管翻江倒海,尽管神魂颠倒,但,感情就是感情,它只不过是情而已,它靠不住。

可柔看得清清楚楚,一时的甜蜜欢愉不会长久;挨光外遇之欢,那是饮鸩止渴,是短时的自我麻醉。彼此之间难道没有厌倦的时刻?肯定有;偷情约会没有暴露的那天?肯定有;即使一直情深意切,对方没有生老病死的时刻?那时深陷情网的人该如何做?

可柔庆幸自己的矜持,虽然暗恋中但保持着正常言谈举止;同时也庆幸S君的迟钝,他本来就对自己没意思嘛。

在不断放淡感情的冲击后,可柔慢慢看到S君的缺点,对自己有时没好脸色,说话也会不客气,也会争执,也会讥讽。作为同事,可柔当然原谅他,但作为意中人,可柔想想,这和自己的夫君有何两样?那继续和丈夫过下去就好了,又何必痴心爱恋他呢?

是,感情有时很难放下。有时就像病一样: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但病就是病,人人都知道它不好,那不当的情不也一样?曾经心跳的悸动,就让它过去吧。

挥挥手,不留下一丝云彩。不再被情缠绕,也就不再凄苦无奈,没有开始的暗恋终结了。从此萧郎是路人。可柔坦然:放下时,海阔天空。@

责任编辑:方远

隔着“玻璃窗”的夫妻 
美国励志演说家:改变我人生的一句话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